李嗣涔教授網頁:人體身心靈

專 訪

small logo
  李嗣涔教授專訪—身心靈之科學探索 訪問:曾建華,李佳穎 撰稿:李佳穎
   
  一、 手指識字研究之瓶頸與突破
   

手指識字實驗,是透過手指對捲密紙團的觸摸,而能辨識紙團內的文字與 顏色。從九三年開始,藉由反覆隨機地給文字,累積大量的數據作為手指識字真 實性有力的後盾。接下來透過實驗設計,嘗試瞭解特意視覺的特性。

每一年我們都會有新的實驗,從測量手掌溫度,放電現象,到研究特異視覺與正常視覺的差異。

視覺研究實驗當中,我們讓受試者手上套著布套,受試者可以辨認出字條中的文字與顏色。套內餘光強度只有3,此時的光線,不可能讓普 通視覺看到任何文字或圖案,而手指的特異視覺卻能得到文字以及其顏色資訊。 依照視神經原理,眼睛要看到顏色,必須有光讓視網膜中三種錐狀細胞受到刺激,送到大腦中樞,變成一個主觀的顏色。沒有光線,卻能有顏色資訊,這代表 什麼意思?這對所有的科學家都是種挑戰。

如果假設,這種特異視覺是透過不知名的訊息場直接傳入大腦,而不是透過網膜感光,則將合理預測功能人能在開眼與閉眼的情況下,都能「感應」到紙 團內的文字與顏色。

 

但藉由實驗,卻發現正常視覺所見的光會拿來照亮特異視覺的屏幕,若眼睛一閉,螢幕出來是黑的,功能人也就看不清文字了。這也引發了一些問題,為 什麼特異視覺的色彩感覺也需要透過網膜的光訊息輸入?

正常視覺及特異視覺的資訊是如何重組?這些都是無法想像,這些都是瓶頸,這也是讓我們瞭解我們所理解的世界,所理解的科學有很大的瑕疵。

然而研究有趣的就是,你永遠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遇到新的現象。

 

「特殊關鍵字」的實驗,是由參觀實驗的物理教授,無心的一張「佛」字 字條,為手指識字研究開啟另一道門。

由三位具有功能之青少年辨認特殊字如「佛」、「藥師佛」、「唵嘛呢叭咪哞」 等,其顯像之過程均出現異象,有時看到人、寺廟或和尚,有時聽到聲音、看到亮光。為了圓滿解釋這些現象,也許就必須接受我們所處的四度時空之外,還有另一個「信息場」的存在。

每個青少年即使對同一個字,所見所聞都不同,且與原來的之事背景、認知也不全相關。例如辨識「SAM」這個字,高橋舞看到亮光,王小妹妹看到亮 人。

「SAM」是西伯來文的意思就是The name of God,上帝的名字。 這個字是由Gary Schwartz教授所建議的,他是猶太人,信猶太教,一天他禱告,向上帝說,上帝,我不喜歡你的名字,你有沒有其他的名字?然後他就聽到一個聲音跟他說「Sam」,字典中Sam 是古希伯來人對上帝之暱稱。

 

About Us | Contact Us | ©2003 Company Name